目錄

頁數 1  2  3  4  5

語言、階級、與民族主義:

越南語言文字演變之探討

 

 




 

 

 

 

 

 

 

 

 

 

 

 

 

 

 

 

越南之文字傳統與變革

越南的傳統書寫系統是以漢字書寫的文言文為正統地位。之後民間雖有字字喃」(Chu Nom)出現,但均未能成功挑戰並取代漢字的地位。

漢字在越南的使用大約開始於趙佗的「南越國」時期(Nguyen 1999:2)。在中國直接統治的時期也一直延用漢字為書寫系統。即使在十世紀越南獨立後,由於越南封建朝廷大力推廣「儒學」[1](Nho hoc)與建立「科舉制度」,[2]使得漢字的正統地位在二十世紀前牢不可破。漢字在越南也叫做「字儒」(Chu Nho)[3]意思是儒家所用的文字。一般來說,漢字用於行政、教育(科舉)、學術著述、和古典文學之創作。(Nguyen 1999:3-4)

越南在借用漢字後,發覺漢字無法完整表達越南的日常用語,於是民間慢慢發展出具越南特色的字字喃。所謂的「字字喃」是指南方(相對於中國)的文字的意思;因為缺乏標準化,它也可以寫作「字宁喃」或「字字 字南」等。據推測,字字喃大概是從十世紀越南脫離中國的直接統治後才開始發展出來。(DeFrancis 1977:21)早期的字字喃主要做為漢字的輔助工具,用在記錄地名、人名及地方特產等。(Nguyen 1999:2)在累積數百年使用的經驗後,在十三世紀才有一些字字喃的文學作品出現,[4]而於十六至十八世紀達到高潮。[5]字字喃的使用者大致為平民、落魄文人、僧侶、及少數具強烈民族意識的精英。概括來說,字字喃主要用在紀錄民間口傳文學、創作純越語文學、翻譯佛經、及替漢字作註解。(Nguyen 1999)

字字喃的發展就如同台灣「歌仔冊」裡頭台語漢字的發展是一樣的,都是建立在既有的漢字基礎上作調整。基本上,字字喃的發展在早期是以漢字借音為主,後期則模仿漢字的「形聲」造字原則來造字字喃。[6]譬如漢語裡頭的「孩子」在越語裡講做/kon//kon/在早期的字字(譬如在「黎朝」時期)寫做「昆」(「漢越音」讀作/kon/),後來(「阮朝」時期)又寫做「子昆」,由「子」(表示孩子)及「昆」(表音)來構成。由於字字喃沒有得到當權的漢字既得利益者的支持,也沒有經由完整規劃、而是隨個人所好而恣意創造出來的,再加上漢字本身做為文字基礎的缺點,[7]致使它呈現相當混亂的文字使用現象。這現象就如同當前台灣的台語文書寫一樣,文字的使用並未達成相當的標準化。

雖然字字喃在越南很早就出現了、而且又是越南人自造的“土產”,然而它卻沒有辦法取代漢字或與漢字並駕齊驅,這主要的原因為:

第一,受中國價值觀之影響。因為漢字在中國被視為唯一的正統文字,而越南又把中國奉為宗主國,致使越南各朝代均把漢字奉為圭臬、不敢對之不敬。唯一少數欲推行字字喃的例子為Ho Quy Li (胡季犛1400-1407)Quang Trung (光中1788-1792)等,然而他們在位期間甚短,致使對字字喃的發展影響有限。其中Ho Quy Li因大力推行字字喃,因而在中國明朝入侵越南時被押回囚禁在北京。

第二,受科舉制度之束縛。由於各朝代均將漢字列為正統、並列在科舉考試之內,致使想當官的文人不得不學漢字、背誦四書五經等。一但這些人考試入取、功成名就後,當然就繼續擁護漢字的正統地位,因為這樣才能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相形之下,那些沒入取、略懂漢字的文人因生活週遭與勞苦大眾接觸,為了反應實際需要,就傾向於使用字字喃。

第三,字字喃受先天文字限制。字字喃主要是按形聲方式,結合二個漢字(一個表音、一個表意)來造成一個新字。由於漢字本身有很多缺點,字字喃當然也一一繼承了,甚至衍生出比漢字更多的問題。譬如,漢語的「字」 字字喃裡寫做      字字」,「年輕」寫成「 」。「 」一字在越語裡發音/tre/;「 」裡頭的「 (漢越音/le/)用來“暗示” 的發音,「小」用來隱喻年輕的意思。由此可知字字喃其實是比漢字更複雜、難學的。一般來說,要懂字字喃,必須要先會讀漢字才行。由於字字喃的複雜及未標準化,使得字字喃在推行上困難重重。

下一頁



[1] 譬如,越南李朝於1075年興建「文廟」(Van Mieu)做為培養儒學人才之官方機構。文廟位於目前河內市「國子監」路(Quoc Tu Giam)

[2] 越南的科舉制度一直延續到1918年才完全廢止。

[3] 越南語的構詞法與漢語顛倒,所以「儒字」在越南語裡寫成「字儒」。本文採越語習慣引用越南專有名詞。

[4] 根據現存的文學作品年代所論斷。

[5]Nguyen Thanh Xuan (阮青春)之個人訪談。

[6] Nguyen Quang Hong (阮光紅)之個人訪談。

[7]有關漢字的缺點,請參閱蔣為文(2001)或DeFrancis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