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文化圈的脫漢運動

Theh越南、韓國ham日本做例

蔣為文

前言

Beh探討漢字文化圈的國家,親像越南、韓國ham日本的脫漢運動,esai ui 2個方向來探討:第一,漢字文化圈的國家ham漢字發源地中國的互動關係;第二,漢字文化圈國家內部的反封建、反知識壟斷、追求文化發展的訴求。

Ui漢字文化圈的國家ham漢字發源地中國的互動關係來看,越南kap韓國ti古早long bat乎中國直接統治過,就算後來脫離中國來獨立,ma long一直維持是中國的「屬國」的附屬地位。越南ham韓國m-taN政治上是中國的附屬國的地位,ti文化上ma受「中原正統文化」的觀念來支配。In m-taN tioh學習「漢字」,ma to遵守「四書五經」等的古典教訓。日本雖然ti政治上m-bat乎中國統治過,m-ko因為漢朝ham唐朝的強勢的影響,中國ma chiaN-cho日本引進文物制度、模仿的對象。整體來講,漢字文化的國家自漢朝開始,一直受中國的政治ham文化方面的支配影響,這ma是chit-koa國家ng-bang透過「廢除漢字」來達成政治kap文化上完全獨立的「外在因素」。

Ui國家內部的反封建、反知識壟斷、追求文化發展的「內部因素」來看,chit-kui-e國家因為長期借用「漢字」kap「文言文」書寫方式,造成掌握漢字的文人統治階級ham脫赤腳的做穡人的階級對立。換一句話講,漢字m-taN歹學、歹寫,而且chit種古典的「文言文」書寫方式ham做穡人嘴講的「白話」形式完全bo-kang,造成古典經書的「解釋權」掌握ti文人階級的手頭。脫赤腳的做穡人平時做穡to做be-liau-a,那有時間thang去學寫漢字、學習古典?Chit種情形lou-boe演變做掌握漢字的統治者kap m-bat漢字的被統治者的階級差別。

簡單講,漢字文化圈的國家的脫漢運動就是國內的社會大眾beh ian-to國內的、封建的、文人統治階級,進一步擺脫國外的、大中國的、政治、文化架構,來達成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的完全獨立。

漢字文化圈的歷史背景

中國對待伊的厝邊ham外國人的態度tu-ho esai表現ti「五服制」的哲學思想。中國的皇帝建立以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觀:以首都為圓心,向外口每500里畫一個圓箍仔,longchong畫五個。離首都lu遠to lu野蠻;來自東方的to號做「東夷」,南方的號做「南蠻」,西方的號做「西戎」,北方的號做「北狄」。除了這之外,中國皇帝iau要求in ai每年「朝貢」或者成為中國的「藩屬國」。

西元前111年,漢朝的漢武帝出兵佔領「南越」(越南),將「南越」納入中國的直接統治。一直到西元939年,南越利用唐朝大亂的sichun chiah脫離中國的直接統治。雖然越南人脫離中國來 獨立,mko越南必須承認中國的「宗主國」的地位,chit e情形一直延續到近代。西元前108年,漢武帝征服古朝鮮,設立「樂浪」、「真番」、「臨屯」kap「玄菟」四郡。西元4世紀,toa ti鴨綠江南北一帶的「高句麗」人攻佔樂浪郡,結束來自中國的直接統治,朝鮮半島sio-soa形成「高句麗」(Koguryo)、「百濟」(Paekche)kap「新羅」(Silla)3個王國;雖然脫離中國統治,大體上iau是漢式制度。西元668年,新羅 統一 朝鮮了,積極模仿唐朝制度;Soa=lai e「高麗王朝」(918-1392)koh確立科舉制度,「中國」的經書變做「朝鮮人」必修的課程,漢字的「正統」地位ma ti chit-cham穩固起來。日本ui先秦時代to有ham中國接觸的記錄,漢朝武帝的sichun koh bat 乎日本「漢委奴國王」金印。雖然日本m-bat受中國統治,mko因為漢朝ham唐朝的影響力,中國ma變做日本模仿的對象。

漢字文化圈的國家除了政治頂頭受中國支配之外,另外一個共同特色就是借用「漢字」、引進「儒家思想」kap「科舉制度」。Ti借用漢字的sichun,in long tu-tioh漢字無法度完全表達in ka-ti-e語言的問題。In to利用「漢字」做「訓讀」、「音讀」,或者造「新漢字」來應付chit e問題,甚至後來根據「漢字」的字形慢慢發展出in ka-ti e新文字系統,親像講越南的「字喃」(Chu-Nom)、朝鮮的「Hangul」、kap日本的「假名」(Kana)。雖然in有發展出ka-ti-e文字,m-ko chit-koa新文字m-taN ti大中國的政治、文化架構下面真歹生存,甚至ti in ka-ti-e國家內面ma遭受既得利益的文人統治階級的輕視kap打壓。「新文字」chiaN-cho「漢字」的附屬地位的情形,一直延續到19、20世紀,反殖民、反帝國的民族主義chhiaN-iaN起來,chiah tau-tau-a開始轉變。

漢字的發展kap影響

漢字的缺點tu-ho來自原始漢字的特色,具備「形、音、義」,一字一音節。主要的缺點有下面5個。Chia-e缺點,一部份是漢字tu創造的時就有的,一部份是因為後來長期使用漢字所演發出來的缺點。

  1. 欠缺表音功能,誤導詞(word)的意涵。
  2. 欠缺複音詞(polysyllable)觀念,束綁語言發展。
  3. 欠缺精確性,語意模糊不清。
  4. 筆劃che、歹學歹記,束綁文化發展。
  5. 字數che,印刷打字、電腦化無方便。

(蔣為文1996)

漢字文化圈的人民就是因為使用表意的「漢字」,造成「口語」ham「書面語」分開,影響著後來的文化發展。Ti西歐社會文藝復興時期,無意中產生的「方言」文學,打破拉丁文的正統地位(類似古典漢文地位),形成後來西歐各民族國家(nation-state)的民族語文、國民文學。為啥物chit-chiong情形無法度ti東亞發生?原因就是漢字文化地區的人long借用表意的漢字、文言文做書寫系統,造成 文字無法度表現語言特色,自然to boe出現白話的國民文學。

漢字的源頭,可靠的根據是ui商朝後期形成的「甲骨文」算起。一直到秦始皇吞併六國 統一 文字了,「漢字」的「形」chiah大概穩定落來,ma ui chit-cham開始,古漢語的「口語」ham「書面語」形式正式ti雙叉路口分開發展。Ui春秋戰國到漢朝末年chit段時間所產生的《詩經》、《論語》、《孟子》、《左傳》kap《史記》等,形成古漢語的「書面語」古典文體。漢代以後的「文人」long奉chit-chiong「文體」做「正統」。

中國的統治者就是透過「漢字」、「儒家思想」kap「科舉制度」的設計,維持in-e既得利益。每一個想beh chiaN-cho「士大夫」階級的人,除非ham皇帝有chhinchiaN關係,若無to ai學「漢字」、讀「古典」koh通過「考舉制度」。M-ko,chia-e「漢字古典」m-taN歹讀、歹寫,ma歹理解,因為in-e書寫方式是特殊的「文言文」書面語,並毋是根據「口語」來寫的。也就是講,日常所使用的「白話」ham書寫的「文言文」是完全bo-kang-e。佔大多數人口的做穡人,無閒做穡to無閒boe-liau--a,na有時間thang學寫「漢字」、「文言文」?Chit種情形tau-tau-a形成「貴族」kap「做穡人」的階級,強化封建社會。台灣有一句俗語講:「四書五經讀透透,m-bat龜虌灶;漢字若讀會bat,嘴鬚就打死結」,就是teh講漢字歹學、歹記、koh歹寫的程度。

越南的脫漢過程

Ti秦始皇吞併六國了,伊繼續出兵征伐「嶺南」。西元前207年,一位管轄廣東、廣西,號做「Trieu Da」(趙陀?)的中國的將軍,將紅河三角洲納入伊的管轄內面,並成立「南越」國。西元前111年的時,漢朝的漢武帝出兵佔領「南越」,將「南越」納入中國的直接統治。一直到西元939年,南越chiah利用唐朝大亂的sichun脫離中國直接統治。雖然越南人脫離中國 獨立,mko越南必須承認中國的「宗主國」的地位,chit e情形一直延續到19世紀法國佔領越南chiah改變。

Ti越南的封建時期,李朝(Ly dynasty) ham陳朝(Tran dynasty)(西元1010-1428)ui中國引進chin-che文物系統,包括「科舉制度」,來強化「儒家思想」ham穩定朝代的封建基礎。換一句話講,雖然越南毋是ti中國的直接統治之下,中國對越南iau是有真大的影響。這ma是為啥物過身的越南的歷史學家陳重金(Tran Trong Kim,1882-1953)講:

『...不管大人小孩,誰去上學都只學中國歷史,而不學本國史。詩賦文章也要取典于中國,對本國之事則是只字不提。國人把本國歷史看成微不足道,論為知之無用。這也是由于自古以來自己沒有國文,終生只借助于他人的語言、他人的文字而學,什麼事情都受人家感化,而自身無任何特色,形成像俗語所說 嫌裡媚外 的那種狀況...』(陳重金著、戴可來譯,1992)

19世紀中期,法國利用傳教士受迫害做藉口,向越南出兵,要求刮土地賠償。1885年法國ham中國清朝簽訂「天津條約」,清朝承認法國ti越南的「保護」地位,越南hong正式納入法國的直接統治。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勢力進入越南,胡志明(Ho Chi Minh)利用中、法、日的三角關係chiah ti 1945年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後來koh經過2 pai追求獨立、擺脫外來統治的印度支那戰爭(Indochina War, 1946-1954; 1964-1975)chiah建立目前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

越南的語言ham政治的演變關係,esai ui下面chit張表看出來:

時期

政治地位

口語

書寫系統

西元前111-

西元939

中國直接統治

越南話/文言音

漢文(漢字文言文)

939-1651

中國的藩屬國

越南話/文言音

漢文/字喃

1651-1861

中國的藩屬國

越南話/文言音

漢文/字喃/教會羅馬字

1861-1945

法國的殖民地

越南話/文言音/法國話

漢文/字喃/教會羅馬字/法文

1945-

民族獨立

越南話

Quoc Ngu(羅馬化國語字)

*參考John DeFrancis, 1977.

越南的傳統書寫系統

越南的傳統書寫系統是以「漢字」、「文言文」為「正統地位」。越南人ka-ti所創造出來的「字喃」的用途ham使用人口long真有限,主要是替漢字註解、翻譯佛經kap 無地位 的查某人teh使用。

「字喃」(iasi「  」)是相對中國「漢字」來講,南方的文字的意思。「字喃」是ti越南使用「漢字」了後,發現用「漢字」真歹表達越南話,,chiah tau-tau-a發展出來。雖然越南人創造出in kati e字喃,mko字喃並無取代「漢文」ma無法度有「漢字」的正統地位。原因主要是:第一,ti大中國思想ham科舉制度之下,越南人若想beh做官、做 學問 to ai先學習讀寫「漢字」、遵守「孔子」、「孟子」等的古典教訓。Chit種情形之下,真歹有別種文字形式etang ham漢字相對抗。第二,雖然越南人有創造in kati e「字喃」,mko「字喃」基本上是按照「漢字」造字的原理來創造,而且「字喃」維持ham「漢字」kangkhoan e「外形」。換一句話講,「字喃」kangkhoan是「磚仔角」文字、kangkhoan是複雜、歹讀寫的文字系統。甚至u-tang-si-a「字喃」koh比漢字khah歹寫,因為「字喃」tiaN-tiaN結合2個漢字,1個代表發音,另外1個代表意思,來chiaN-cho 1個新的字喃「字」。譬如講,越南人結合「字」kap「字」來chiaN-cho新的「字字」;結合「字」ham「南」chiaN-cho「字南」。

越南的文字一直到17世紀chiah出現拼音系統。1624年的sichun,法國的傳教士Loutek(Alexandre de Rhodes)來到越南。伊用羅馬字母來拼寫越南語,lou-boe koh ti 1651年出版第一本「越南-葡萄牙-拉丁語字典」 (Dictionarium Annamaticum, Lusetanum et Latinum)。Chit套羅馬字系統後來經過修改,chiaN-cho胡志明宣佈越南獨立了唯一的國定書寫系統。「羅馬字」ti 17世紀傳入越南了,一直long kantaN少數的天主教徒teh使用。雖然羅馬字拼音系統比「漢字」或者「字喃」簡單che--leh,mko一直到20世紀獨立chin-cheng,ma無法度ti越南大眾當中普遍起來。這主要的理由是大多數的越南人長期間受表意文字kap大中國觀念的影響,認為ui外國傳教士傳入來的羅馬字毋是 。而且因為西方的傳教士tu來傳教的時,ham當地越南人不時有衝突發生,若有越南人使用教會羅馬字,伊就會乎其他本地人當作通奸的教徒來看待,致使無saN人敢使用。18世紀的時,雖然法國ti統治越南的初期大力推sak羅馬化越南文,mko因為是外來統治者推sak的關係,效果ma真有限。而且ti法國推行羅馬字的sichun,in發現因為羅馬化越南文比漢文或者法文khah好學,tiaN乎越南民族主義運動者theh來做宣傳訴求的文字工具,所以無外久法國就停止推行羅馬字。羅馬字後來顛倒是由越南民族主義運動者soah-loe推sak。

近代的語言運動

20世紀初,越南人停止傳統的、對法、武力抗爭,展開近代的、非武力的、民族主義運動。其中之一的khangkhoe是推sak羅馬字。改革派的越南民族主義者發現若beh chiaN-cho正港獨立的國家,m-taN ai「反-法」,ma ai「脫-漢」。Beh達成chit-e目標,to ai乎社會大眾有一套簡單的文字工具,乎群眾有機會吸收新知識、參與社會改造運動。所以,譬如講,越南民族主義者ti 1907年有khi一間私立的「東京自由學校」(Dong Kinh Nghia Thuc),來傳播西方的新觀念、科學kap訓練學生chiaN-cho民族運動者。推行羅馬字ma乎學校列入推行運動的要務之一。羅馬字ti chit-e階段因為是出自反抗外來統治的民族主義者的推行,tau-tau-a有比以前khah che人teh使用。但是就kui-e越南大環境來講,羅馬字的使用iau是屬於非主流的地位。Chit-e情形ai kau 1945年胡志明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了chiah開始轉變。

Ti 1945年chincheng,「越南話」ham「羅馬化越南文」iau是hong真看輕,尤其是保守派的知識份子kap官員koh khah看in無起。譬如講,一個越南的政治人物Ho Duy Kien ,ti 1931年「交趾支那殖民地會議」討論基本教育的時指出,越南話是kap ti法國的GascogneBrittanyNormandy或者Provence所發現的 土話 kangkhoan無水準、kelou的話,若是beh將越南話提昇到親像法國話或者中國話的水準,ai liau 500冬的時間。

Tngtong胡志明ti 1945年9月初2宣佈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了,伊sui ti 9月初9宣佈推行越南話kap Quoc Ngu (國語字;羅馬化越南文)的國家政策。胡志明ng-bang透過Quoc Ngu一方面掃除青瞑牛,一方面切斷ham中國ko-ko-tiN-e關係,thang-ho替越南的政治、文化獨立鋪路。Ti胡志明推行越南羅馬字了,全國bat字的人數esai ui下面chit張表看出來:

年代

Bat字的人數

佔總人口的比例

1945

2,520,678

14%

1946

4,680,000

27%

1947

6,880,000

39%

1948

9,680,000

55%

1949

11,580,000

66%

1950

12,000,000

68%

1953

14,000,000

79%

*參考黃典誠,1953,p. 20

越南人會ti獨立了廢掉「漢字」採用「羅馬字」,kap in乎法國統治的歷史背景有關係。法國對越南的影響主要有:

  1. 打破過去中國是世界中心的傳統觀念。
  2. 造成「漢字」ti越南的正統地位的tintang。法國統治者認定「漢字」是造成越南人愛慕「中原」、繼續ham中國chiu做伙的重要因素。若beh用「法文」取代「漢文」,一時得可能有困難,不如推sak羅馬化的「越南文」,等越南人有法度接受羅馬字的sichun chiah有可能接受kangkhoan是用羅馬字的「法文」。
  3. 西方思想的傳入。法國一方面停止越南的「科舉制度」,一方面khicho西式的學校。雖然法國統治者提供的是有限的、殖民地的「跛腳教育」,mko這ham過去傳統的中國式教育比較起來,iau有法度提供越南人khah che認識新的知識、觀念的機會。

(DeFrancis, 1977, pp. 77-83)

越南人是anchoaN有chai-tiau ka in-e文字系統改變做羅馬化的Quoc Ngu?除了有胡志明政府的支持kap反法國、反中國的獨立氣氛之外,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ti 1945年chincheng 95%的越南人民long是青瞑牛。因為多數的越南人m-bai漢字或者字喃,自然比較hit-koa官員kap知識份子的既得利益者khah容易接受Quoc Ngu做新的文字系統。

韓國的脫漢過程

西元前108年,漢武帝征服古朝鮮,設立「樂浪」、「真番」、「臨屯」kap「玄菟」四郡。西元4世紀,toa ti鴨綠江南北一帶的「高句麗」人攻佔樂浪郡,結束來自中國的直接統治,朝鮮半島sio-soa形成「高句麗」(Koguryo)、「百濟」(Paekche)kap「新羅」(Silla)3個王國;雖然脫離中國統治,大體上iau是漢式制度。西元668年,新羅 統一 朝鮮了,積極模仿唐朝制度;Soa--lai e「高麗王朝」(918-1392)koh確立科舉制度,「中國」的經書變做「朝鮮人」必修的課程,漢字的「正統」地位ma ti chit-cham穩固起來。

朝鮮ti借用漢字做書寫系統的時,kap越南kang-khoan tu-tioh漢字無法度完全表達in ka-ti-e語言的問題,後來ma發展出朝鮮的文字系統「正音」。1443年李朝世宗(Sejong 1398-1450)制訂好勢朝鮮拼音文字方案《訓民正音》,soa--lai ti 1446年公佈推行。李朝世宗ti《訓民正音》(Hun Min Jong Um) lai-te寫講:

國之語音 異乎中國 與文字不相流通 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終不得伸其情者多矣 予為此憫然 新制二十八字 欲使人人易習 便於日用矣……有其聲而無其字 假中國之字以通其用 是猶枘鑿之鉏鋙也 豈能達而無礙乎 要皆各隨所處而安 不可強之使同也 吾東方禮樂文章 侔擬華夏 但方言俚語 不與之同 學書者患其有趣之難曉 治獄者病其曲折之難通 昔新羅薛驄 始作吏讀 官府民間 至今行之 然皆假字而用 或澀或窒 非但鄙陋無稽而已 至於言語之間 則不能達其萬一焉……

(Lee Sang-Baek,1957)

雖然世宗chin kut-lat teh推行「正音」文字,m-ko慣習使用漢字的士大夫既得利益階級並無真心beh配合推行。世宗過身了,燕山君(Yonsangun) ti伊在位的時期(1494-1506),因為有人用「正音」文字寫黑函來批評伊的執政,伊就利用chit-e機會下令禁止koh再使用正音文字。「正音」文字後來hong號做「諺文」、「女書」或者「僧字」,因為bat漢字的文人階級看boe起chit種文字系統,致使新文字kantaN ti和尚或者查某人之間少量流傳。Chit-e情形延續500外冬,一直到19世紀末朝鮮人的民族意識gia-koan chiah開始改變。

下面是韓國的語言ham政治的演變過程:

時期

政治地位

口語

書寫系統

西元前108-

西元313

中國直接統治

朝鮮話/文言音

漢文(漢字文言文)

313-1446

中國的藩屬國

朝鮮話/文言音

漢文

1446-1910

中國的藩屬國

朝鮮話/文言音

漢文/諺文

1910-1945

日本的殖民地

朝鮮話/文言音/日本話

漢文/諺文/日文

1948-

大韓民國(南韓)

朝鮮話

Hangul+Hancha

1948-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

朝鮮話

Hangul

 

朝鮮的傳統書寫系統

朝鮮人使用漢字以後,為著表達朝鮮語,有採用3種調整方式,「鄉札」(Hyangka)、「史讀」(I-du) kap「吐」(To)。

「鄉札」是完全ka漢字當作表音文字來使用,ham漢字原來的意思無關係,主要用ti記錄鄉歌、人名、地名等方面。譬如講「拜內乎隱身萬隱」是「我拜菩薩」的意思。

「史讀」ma號做「史道」、「史頭」或者「史吐」,用來表記助詞ham語尾變化。用法是,「實詞」用漢字漢意,「虛詞」用漢字讀音記朝鮮語音。譬如:「凡同伴人亦他人乙謀害為去乙知想只遺即時遮當禁止救護不冬為彌他人亦被害後良中置現告不冬為在乙良杖一百為乎事」是「若chaiiaN有人beh害人,無ka擋或者代誌發生了無通報官方,ai打一百下」的意思。

「吐」的用法kap「史讀」類似。譬如,「天地之間萬物之中涯,唯人是最貴為尼,所貴乎人者隱,以共有五倫是羅」, 等是借漢字讀音, 是借漢字的字義。

朝鮮人就利用漢字kap頂面所講的變通方法,chiaN-cho朝鮮的書寫系統,一直到15世紀李朝世宗公佈《訓民正音》以後,chiah有拼音文字「諺文」出現。Ti世宗公佈推行諺文拼音文字的時,因為kap hit-tong-si-e大中國政治、文化的架構ham掌握漢字的文人階級的既得利益有衝突,致使「諺文」kantaN推行大約50冬,以後就乎官方禁止,chhun民間少數的人偷偷仔使用。既得利益者反對普及文字、知識的態度esai ui下面chit-e例看出來。1444年2月,李朝的集賢殿副提學「崔萬里」(Choe Mal-li)上疏反對世宗推行諺文:

集賢殿副提學崔萬里等 上疏曰 臣等伏觀 諺文制作 至為神妙 創物運智 瓊出千古 然而以臣等區區管見 尚有可疑者敢布危懇 謹疏于後 伏惟 聖裁

  1. 我朝自祖宗以來 至誠事大 一遵華制 今當同文同軌之時 創作諺文 有該觀聽 儻曰諺文 皆本古字非新字也 則字形雖倣古之篆文 用音合字盡反於古 實無所據 若流中國 或有非議者 豈不有愧於事大慕華
  2. 自古九州之內 風土雖異 未有因方言而別為文字者 雖蒙古西夏女真日本西蕃之類 各有其字 是皆夷狄事耳無足道者 傳曰用憂變夷 未聞變於夷者也 歷代中國皆以我國箕子遺風 文物禮欒 比擬中華 今別作諺文 捨中國自同於夷狄 是所謂棄蘇合之香而取螗螂之丸也 豈非文明之大累哉
  3. 新羅薛聰吏讀 雖謂鄙俚 然皆借中國通用之字 施於語助 與文字元不相離 故雖至胥吏僕隸之徒 必欲習之 先讀教書 粗知文字 然後乃用吏讀 用吏讀者 須憑文字 乃能達意 故因吏讀而知文字者頗多 亦與學之助也……不知聖賢之文字 則不學棜 昧於事理之是非 徒工於諺文 將何用哉 我國家積累右文之化 恐漸至掃地矣……
  4. 若曰如刑殺獄辭 以吏讀文字書之 則不知文理之愚民 一字之差 容或致冤 今以諺文直書其言 讀使聽之 則雖至愚之人 悉皆易曉 而無抱屈者 然自古中國言與文同 獄訟之間 冤枉甚多 借以我國言之 獄囚之解吏讀者 親讀招辭知其誣而不勝棰楚 多有枉服者 是非不知招辭之文意 而被冤也明矣 若然則雖用諺文 何異於此 是知刑獄平不平 在於獄吏之如何 而不在言與文之同不同也 欲以諺文平獄辭 臣等未見其可也
  5. 凡立事功 不貴近速 國家比來措置 皆務速成 恐非為治之體 儻曰諺文不得已而為之 此變易風俗之大者 當謀及宰相 下至百僚 國人皆曰可 猶先甲先庚 更加三思 質諸帝王而不悖 考諸中而無愧 百世以俟聖人而惑 然後乃可行也 今不博採群議 驟令吏輩十餘人訓習 又輕改古人己成之韻書 附會無稽之諺文 聚工匠數十人刻之 刻欲廣布 其於天下後世 公議何如……
  6. 先儒云 凡百玩好 皆奪志 至於書札 於儒者事最近 然一向好著 亦自喪志 今東宮雖德性成就 猶當潛心聖學 益求其未至諺 諺文縱曰有益 特文士六藝之一耳 況萬萬無一利於治道 而乃研精費思 竟日移時實有損於時敏之學也

(Lee Sang-Baek, 1957)

近代的語言運動

朝鮮ti 16世紀末sio-soa遭受日本ham滿州的破壞侵略了後,決定封鎖朝鮮王朝,一直到1876年chiah koh ti日本的壓力之下開放門戶。朝鮮人的以朝鮮為國家認同的近代民族主義(nationalism) ui 19世紀尾仔,尤其是1910年chiaN-cho日本殖民地以後chiah形成起來。

朝鮮ti 1894年廢掉傳統的「科舉制度」,koh宣佈「諺文」esai chiaN-cho公用文字。朝鮮語的現代語言學研究ti周時經(1876-1916) ham金科奉等人的推sak之下tau-tau-a發展起來。日本統治的sichun,朝鮮語的工作者ti 1921年成立「朝鮮語研究會」,按算做朝鮮語文的標準化kap推動。In ti 1933年發表《墜字法統一案》,1936年發表《標準語詞彙集》koh出版會刊《國語》,1940年發表《外來語標記法》。「朝鮮語研究會」推sak朝鮮語文kap朝鮮意識的活動,後來乎日本統治者認定kap thui-sak朝鮮獨立有關聯,loe-boe製造所謂的「朝鮮語學會事件」,逮捕李克魯等會員28人。

1945年日本戰敗以後,朝鮮ti 1948年分別成立「大韓民國」(南韓)kap「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北韓ti 1949年廢除漢字、完全使用朝鮮拼音文字。南韓雖然ti 1970宣佈廢除漢字,m-ko因為考慮老一輩的khah慣習用漢字,iau保留chit-koa漢字,用ti人名或者漢語的外來詞。漢字ti韓國的使用比例esai ui下面chit張根據《朝鮮日報》(Chosun Ilbo) 的用字所統計出來的圖表來顯示:

 

_____ 實線是報紙標題的漢字比例

-------- 虛線是報紙內文的漢字比例

(Taylor 1995)

 

 

日本的脫漢過程

西元前108年,漢武帝征服古朝鮮,將朝鮮納入中國的直接統治。漢朝的文物制度透過朝鮮半島tau-tau-a向「倭」國,hit-tong-si-e日本,ia出來。范曄《後漢書》(445)記載,「倭凡百余國,自漢武帝定朝鮮後,使譯通漢者三十余國,漢賜以倭奴國王金印…」。西元7世紀的sichun,倭奴國進行「大化革新」,積極引進、模仿唐朝(618-895)的政治制度、語言、文學ham宗教等,並改名號做「日本」。16世紀的時,因為西歐「葡萄牙」、「西班牙」、「荷蘭」等海權國家不時侵犯日本,日本kui-khi封鎖對外交通、進入鎖國時代,一直到1853 chiah koh ti歐美帝國主義的壓力之下phah-khui。日本ti近代歐美帝國主義的刺激之下,進行政治、經濟、文化的「明治維新」(1867)改革。

日本的傳統書寫系統

根據日本古籍《古事記》(712) ham 《日本書紀》(720)的記載,漢字是ti 4世紀的sichun透過朝鮮的百濟王國傳到日本。Siong-thau-a,漢字的使用iau毋是真普遍,ai等到日本的「大化革新」(645-649)以後,漢字的地位kap使用chiah穩固kap普遍起來。《古事記》ham《日本書紀》就是ti漢字siong chhiaN-iaN-e時期(7-9世紀)由日本官方用漢字編寫的、上早的2部日本國史。

日本ti借用漢字的過程,kangkhoan tu-tioh ham越南、朝鮮使用漢字所引發的問題。為著解決漢字文言文 無法度 表達日本人的日常生活口語,in就利用漢字的文讀音來表記日本的口語音,chit種書寫方式就是所謂的「萬葉假名」(Manyogana)。因為「萬葉假名」是用漢字來代表日語的發音,筆劃複雜、寫起來無su-si,lou-boe koh將代表日語音的漢字筆劃簡化,形成各式的「假名」。

雖然拼音式假名真早就開始發展,m-ko ti hit-tong-si唐朝的影響之下,假名kantaN是漢字的 注音符號,並無chiaN-cho正式文字。一直到唐朝倒攤、10世紀以後chiah有進一步發展。其中,「平假名」(hiragana) ham「片假名」(katakana) 演變做今仔日的書寫系統。

近代的語言運動

日本ti 18世紀後半期phah-khui門戶以後,tak-kang接觸tioh的新物件、新概念lu來lu che,為著khah有效率來吸收,引發出語言文字的改革運動。18世紀末的語文改革主張大概分做3方面:主張全部使用「假名」、主張「羅馬字化」、kap限制漢字的使用數量。

第一,主張全部使用「假名」。1866,明治維新前1年,前島密(Maejima) 向hit-tong-si-e德川幕府提出〈廢止漢字的意見〉(Kanji gohaishi no gi),主張廢除漢字、完全採用假名,建立口語的書寫方式,做到「言文一致」。伊講,「用漢字於教育,由於學習其字形與音訓,需費長久時間,以致延緩成業之期。又因其學習困難,就學者甚為稀少…」。為著推動完全使用假名,前島密ti 1873設立「啟蒙社」(Keimosha)來發行全-假名的報紙「每日片假名新聞」(Mainichi hiragana shinbun)。1880年代,社會上要求文字拼音化的聲音lu來lu高。其中主張全用假名的人ti 1883成立「假名俱樂部」(Kana no kai)。後來因為成員對口語書寫方式、假名用法等等意見be合,力量soah tau-tau-a散去。

第二,主張「羅馬字化」。拼音化的文字改革方向,除了假名之外,iau有羅馬字化的主張。1869年,南部義籌(Nanbu Yoshikazu) 向hit-tong-si的大學頭(教育部長)提出〈修國語論〉,主張改用羅馬字母。1874年,西周ti《明六雜誌》發表〈用洋字書寫國語論〉,分析採用羅馬字的好處。西周主張一般人只要學習羅馬字化的國語就好,「漢字」、「漢學」交乎中學以上的學生讀。80年代,主張羅馬字化的人ti 1885成立「羅馬字會」(Romaji kai),koh發行「羅馬字雜誌」(Romaji zasshi)。羅馬字運動除了tu-tioh假名運動kangkhoan-e問題之外,koh發生採用叨一套羅馬字方案的困擾kap冤家。「黑奔式」(Hepburn) kap「日本式」(Nipponshiki)就是hit-tong-si主要的羅馬字方案。

20世紀以後,日本政府為著解決羅馬字方案的問題,ti 1930年設立「臨時羅馬字調查會」,後來ti 1937發佈「訓令式」(Kunreishiki)的拼音方案。形成「訓令式」、「日本式」、「黑奔式」互相不服、對立的局面。一直到chitmai iaboe完全解決。不過因為「訓令式」是有國家的政治力量teh支持,tau-tau-a chiaN-cho日本的主要羅馬字拼音方案。

第三,限制漢字的使用數量。日本的文字改革除了拼音化主張之外,iau有限制漢字字數、簡化漢字字體的主張。創立慶應大學的教育家福澤諭吉(Fukuzawa Yukichi) ti 1873發表〈文字之教〉(Moji no oshie),伊認為ka罕咧用、複雜的漢字提掉,chhun二、三千字的數量就有夠用。矢野文雄(Yano Fumio) ma ti 1886發表〈日本文體文字新論〉(Nihon buntai moji shinron),後來koh編《三千字字引》(Sanzenji jibiki)來推sak伊的主張。

1900年,文部省進行假名的標準化、修改漢語詞的假名寫法、kap限制小學lai-te漢字用字ti 1200字。Ti文部省發佈語文改革方案以後,遭受保守勢力反抗,soah ti1908暫停實施。1921年,一陣東京、大阪的新聞工作者發表簡少漢字、增加假名使用比例的〈Kanji seigen o teisho〉聲明。1923年,文部省的「臨時國語調查會」公佈2,108字的《常用漢字表》。Chit-e方案ti 1931年修改做1856字,而且準備推行,soah因為「滿州事件」來中止。1942年,文部省的「國語審議會」擬定《標準漢字表》(Hyojun kanjihyo),包括常用字1,134字、準常用字1,320字、特別字74字。擬定了,ti其他部門的建議用字之下,增加141字、變做總數2,669字,lou-boe由文部省發表出來。

戰後,日本內閣ti 1946年11月16公佈使用1,850字的《當用漢字表》(Toyo kanjihyo)。後來koh ui《當用漢字表》選出881字,chiaN-cho《當用漢字別表》,ti 1948公佈做小學課本的使用範圍。1949公佈《當用漢字字體表》,確定漢字的字體。日本現代的書寫系統就是經過戰後chit段改革過程,tua-tau-a穩定起來,形成咱chitmai所看著的日文。

脫漢運動的本質

越南、朝鮮ham日本的脫漢運動,基本上就是脫赤腳的做穡人beh ian-to中層的、內部的、士大夫統治階級,進一步擺脫頂層的、外來的、中國封建王朝的壓迫,達成勞動大眾的thau-pang。

漢字ti 3000年前開始發展以後,中國的統治者透過「漢字」、「儒家思想」kap「科舉制度」的設計,維持in既得利益的統治階級。漢字文化圈的國家因為無發展出ka-ti-e書寫系統,為著記錄ka-ti-e語言、吸收知識,ka中國借「漢字」做文字系統。引進漢字了,因為漢字的歹寫、歹讀、無適合表記語音的特性,「漢字」一方面造成「書寫系統」ham「白話口語」的分離、一方面乎國內的貴族提來做維持既得利益的工具。國內的貴族透過向中國進貢、朝拜、引進「儒家思想」kap「科舉制度」,來塑造kap穩定「漢字」的正統地位。換一句話講,漢字的地位lu神聖,in-e貴族階級lu穩固。國內的廣大的勞動階級,就是ti國內的貴族kap國外的大中國政治架構下面遭受雙重壓迫。

另外一方面,廣大的勞動階層為著記錄ka-ti-e語言、生活文化,透過修改漢字,慢慢仔形成民間流傳的書寫文字。「字喃」、「諺文」ham「假名」就是anne發展出來的。Chit種書寫文字雖然ti hit-tong-si-e大中國政治、文化架構下面無hong重視,m-ko tng-tong政治、文化改變以後,chit種文字系統寫出來的作品soah得著後來的人的肯定。譬如講,字喃的《金云 傳》、諺文的《沈清傳》、假名的《源氏物語》。

近代歐美勢力進入亞洲以後,漢字文化圈的政治、文化架構開始tin-tang。政治上,中國已經無親像卡早hiah強的控制力;文化上,中國ma毋是唯一的世界中心;語言上,「漢字文言文」已經無法度應付lu來lu che e西方科技kap概念。漢字文化圈的知識份子為著避免人民遭受帝國主義的第三層剝削,開始反省、思考國家架構、定位的問題。In決定拆掉大中國的政治架構,起造西方近代的民族國家。Ti起造新的國家架構的sichun,當然會tu-tioh傳統的政治、文化架構的保守力量的阻擋。新的國家架構若beh穩定,除了ai ian-to舊的政治勢力之外,ma ai擺脫舊的文化束綁,透過建立新的文化chiah有法度穩定新的政治架構。當初時,中國的統治者就是透過「漢字文化」來穩定封建的政治架構。

基本上,政治ham文化是共生的關係。政治etang影響文化,文化ma etang決定政治。以越南為例,越南受中國的政治、文化影響2000冬了,etang chiaN-cho獨立的民族國家,並毋是hiong-hiong ui天頂lak--loh-lai-e。越南的傳統政治、文化架構ti 19世紀法國勢力進入以後chiah開始轉變。法國以武力建立殖民的政治架構以後,soa--lai廢止越南的科舉制度、進行文化的解構kap再結構,thang-ho增加殖民體制的穩定度。以越南的觀點來看,若beh建立獨立的民族國家,to ai tan掉傳統的中國式架構kap擺脫新來的法國式殖民體制。法國的介入tu-ho etang鬥拆掉中國式的架構,soa--loh-lai ai做的是建立ka-ti-e政治、文化架構。越南人既然ti軍事kap政治tengthau無法度sui得著勝利,to ai ui文化方面鬥落手,透過文化ham政治是共生的關係,累積反抗力量。越南的知識份子透過推動越南語文來普及知識、加強民族意識、累積政治反抗的資源。Tng-tong 1945年宣佈獨立、建立政治架構以後,sui宣佈越南語文的國語地位、羅馬字化,建立越南的文化架構。透過ham中國、法國bo-kang-e文化架構,來確保政治架構的穩定,達成政治、文化的完全獨立。

結論

Ui漢字文化地區的發展來看,越南、韓國ham日本將完全使用漢字改變做bo-kang-e書寫系統,因為in m-taN要求政治上的獨立ma要求文化上的完全獨立。換來看台灣,台灣人m-taN iau teh爭論ai用「中國語文」或者「台灣語文」,ma teh爭論台灣語文的文字方案。一般來講,台文有三種書寫方式:全部使用漢字的「全漢」,漢字ham羅馬字lam leh用的「漢羅」,kap kantaN使用羅馬字的「全羅」。Chit三種方式boe-su tu-ho反應出有關台灣ham中國關係的政治訴求:統一,維持現狀,kap獨立。Ti香港,in維持使用中國表意文字,kantaN新造chit-koa新漢字來勉強適應in的廣東話。這反映出in ti 1997 ai “回歸中國 的運命。

越南、韓國ham日本就是透過脫漢的過程,來達成政治、文化的獨立。台灣人若beh chiaN-cho獨立的民族國家,就ai透過文化的「脫漢運動」,突破目前政治上的瓶頸,chiah有可能達成。

參考冊目

Coulmas, F. 1991 The Writing System of the World. Oxford: Blackwell.

DeFrancis, J. 1977 Colonialism and Language Policy in Viet Nam.

Gernet, J. 1982 A History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abein, Y. S. 1984 The History of The Japanese Written Language. Tokyo: University of Tokyo Press.

Kolb, A. 1971 East Asia: China Japan Korea Vietnam. Great Britain: Methuen & Co. Ltd.

Lee Sang-Baek, L. D. 1957 Hangul: The Origin of Korean Alphabet. Seoul: Tong-Mun Kwan.

Lee Sang-Baek, L. D. 1970 A History of Korean Alphabet and Movable Types. R. of Korea: Ministry of Culture and Information.

Seeley, C. 1991 A History of Writing in Japan. Netherlands: E. J. Brill.

Taylor, I. & Taylor, M. M. 1995 Writing and Literacy in Chinese, Korean and Japanese. PA: John Benjamins.

ㄚ.ㄚ.ㄏㄛㄌㄛㄉㄛ万ㄧㄔ著、彭楚南譯1954 〈朝鮮語〉《中國語文》第25期,pp. 30-32,北京:人民教育

李啟烈1954 〈朝鮮文字改革的歷史〉《中國語文》第24期,pp. 33-36,北京:人民教育

李啟烈1954 〈談朝鮮文字改革問題〉《中國語文》第25期,pp. 18-20,北京:人民教育

汪學文1977 《中共簡化漢字之研究》台北:政大國關中心

周有光1978 《漢字改革概論》澳門:爾雅社

周有光1987《世界字母簡史》上海:教育

武占坤、馬國凡主編1988 《漢字.漢字改革史》湖南:人民出版社

段生農1990 《關於文字改革的反思》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

陳文彬1954 〈日本的文字改革問題〉《中國語文》第26期,pp. 20-24,北京:人民教育

陳重金著、戴可來譯1992 《越南通史》北京:商務

陳越1954 〈從越南的掃盲、出版工作看我國文字改革的必要和可能〉《中國語文》第27期,pp. 15-18,北京:人民教育

黃典誠1954 〈越南採用拼音文字的經驗〉《中國語文》第16期,pp. 17-22,北京:人民教育

蔣為文1996 〈廢漢字chiah有chai-tiau獨立〉《海翁》台北:台笠

鄭之東1956 〈朝鮮的文字改革〉《中國語文》第49期,pp. 23-30,北京:人民教育

Chit篇文章發表ti 第三屆North America Taiwan Studies Conference(NATSC)

5/29-6/1, 1997。